企业文化

企业文化

十年后重返荧屏周公子化身“九儿”


发布日期:2021-12-03 11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-2026年中国天然食用色素市场发展前景俄新冠疫情严峻 各地大型群众性活动已暂停,60集年代传奇史诗剧《红高粱》将于10月27日登陆北京卫视红星剧场。10月13日,导演郑晓龙,制片人曹平,编剧赵冬苓,主演周迅、朱亚文等出席了北京卫视与腾讯视频联合举办的电视剧《红高粱》开播新闻发布会,这部2014年真正的年度剧王,必将给第四季度的电视荧屏带来巨大的惊喜。记者 尹珂

  《红高粱家族》是莫言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,他自己评价说:“《红高粱家族》虽是少作,技术上有诸多粗疏之处,但文中那股子英雄豪杰加流氓的气魄,却正是借助了那股子初生牛犊之蛮劲儿才喷发出来的。”

  电视剧版《红高粱》的导演郑晓龙毫不吝惜对莫言原著的褒扬,“莫言先生笔下的《红高粱家族》是在歌颂人的生命力,是一种对‘人性’的赞美。”郑晓龙坦言,电视剧《红高粱》的项目能够启动,原著中震撼人心的故事是最重要的基石。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原著中的精髓,制片方请来了曾创作过《叶落长安》、《我的父亲母亲》等作品的著名编剧赵冬苓操刀剧本的创作。《红高粱家族》之所以被大众所熟知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电影版对观众的震撼,“这部电影关于人文精神的东西非常好,从人的本源开始讲故事,它的精神高度在中国原来的电影中是没有的。在中国电影界和电影发展史上,这部影片都有非常重要的一席之地。”

  不过,郑晓龙对电视剧版的故事同样抱有信心,“电视剧和电影是不能放在一块比的,是两个不同的载体,电视更注重通过影像讲好故事,更注重对原来小说中一些其他方面的开拓。电影算短篇,精神上跟小说一致就可以了。但是电视剧这长篇不但要在精神上一致,其他方面的内容也要更多一些,人物方面也更复杂。”郑晓龙坦言,现在的观众比原来更挑剔、更成熟、审美要求也更高一些,但《红高粱》必将是一部高而不冷、野而不脱缰、经得住考验的作品。导演说新戏>

  正如同很难想象电影《红高粱》的导演不是张艺谋一样,对于电视剧版《红高粱》,几乎找不出一个比郑晓龙更合适的导演。短短4个月的时间,郑晓龙有太多的工作要做,创作剧本、修改剧本、选演员、建剧组、搭场景……眼看着高粱就要成熟了,郑晓龙却觉得手上的工作永远做不完。

  不过,郑晓龙和他的团队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。《红高粱》确实是他几十年创作生涯中难得一见的“硬骨头”,但焦虑到极点,反而萌生了希望,郑晓龙自问“我何不挑战自己一次呢?”他用“谨小慎微”、“如履薄冰”、“战战兢兢”这样的词来形容当时的状态,“我在开机前八九天就到了高密,白天看景,协调各部门的工作,晚上回到住处还要修改剧本,连着几个晚上没合眼,整夜没睡觉。后来我细想起来,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工作了。”

  正因为有了郑晓龙的坚持,《红高粱》剧组从初时的手忙脚乱,逐渐变得沉稳、自信,这部作品的目标不仅是叫好叫座,还要给同类的电视剧作品立一个榜样。郑晓龙的父亲曾参加过抗战,地点正是在山东,当时一个炮弹在郑父身后爆炸,伤到了头部,到现在郑父脑袋后面还有一个大坑。在郑晓龙眼中,战争是非常残酷的,“不是像现在很多电视剧里表现出来的那么容易,所以我们这些戏一定是要拍出真实感,拍出战争的惨烈和残酷。”剧组拍摄周迅牺牲自己,用歌声引开鬼子的一场戏时,郑晓龙在现场放着音乐,让周迅一边唱着歌一边往前走,画面非常震撼,很多在现场的人都哭了。

  郑晓龙很郑重地表示,他希望《红高粱》能够给当前一些浮躁的电视剧,一些脱离现实主义创造的电视剧做一个榜样。

  自2003年拍摄电视剧《海滩》之后,周迅已经10年没演过电视剧,10年来,周迅在大银幕上把各种角色试了个遍,新鲜感已经是奢求,但《红高粱》里的“九儿”是个特别的存在,为了这个角色,百变的周公子再度回归小荧屏。

  “九儿”是谁?是《红高粱》的绝对女主角;是被亲爹嫁给麻风病人的苦命人;是敢和土匪缠绵半生的传奇女;是甘愿与鬼子同归于尽的真豪杰。周迅说,她就喜欢这样的九儿。

  “周迅不拍电视剧”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是大家的共识,但直爽的周迅却坦言自己从没说过这样的话,“没拍电视剧是没遇到合适的作品”,像《红高粱》这样的作品,周迅毫不掩饰自己是因为喜欢九儿这个人物才接下戏约的,“我觉得《红高粱》是一个时代的产物,小说、剧本大纲看着很有劲儿,我一下就喜欢上了‘九儿’的性格,她展现出的生命力尤其可贵。”

  谈及“九儿”的性格,周迅反复提到了几个关键词:真实、明是非、大气量。“她的话有时候很直接、不好听,说话的时候会让很多身边人挂不住脸,但她也不是刀子嘴,就是说实话”,除了实话实说,在周迅看来,“九儿”和其他同时代女人最大的不同是她有见识、有气量。剧中“九儿”有一句台词,“女人之间争风吃醋是小事,你要让你的男人走正道,这个才是重要的事情。”“九儿”不会因为小的恩恩怨怨去破坏做事的大方向,当日本人来的时候,她会以大局为重来处理与自己家人间的关系— 即便有过节,也首先要当同胞来对待。在周迅眼中,即便放眼自己的整个表演生涯,“九儿”也算得上一个极特殊的人物,“如果说太平公主(《大明宫词》中周迅所饰角色)是粉红色的,秀禾(《橘子红了》中周迅所饰角色)是紫色的,那么九儿就是红色的,跟我之前的角色都不一样。”《红高粱》中周迅从19岁的“九儿”开始演起,行云流水般的表演活化了“九儿”那充溢而出的生命力,剧组的所有成员都不禁感叹,精灵般的周迅与精灵般的“九儿”合二为一了。